查看更多

soo@ChILdw.forever

7月27日晚,我看完棟篤笑沒有立馬去坐火車,繼續留在場外等到了黃生來揮手saygoodbye,然後如願地把22日那天寫的信一併送了出去。

本月6日“金盤𠺘口”2018棟篤笑首場開始,黃生臺上都會有感謝part,而臺下結束后,又會出來和完場后欄杆外等待他出來的fans一一揮手多謝,甚至到了後面還會收取fans的各樣信件。

我也因而有幸睇完show後,將自己苦練的繁體字書寫的信件交給到了黃生經紀人may姐手中。

信件里傾吐了我對黃生被稱為“子華神”的個人體會。他怎麼不是神,在多少迷茫時,他就是指點迷津的那盞燈,想向之傾訴的神。

這就是一個公眾人物,有重要影響力人物通常都會被寄予的“重任”。

直至我明白,那盞燈應該由自己發出,正如哈利波特最後明白當初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守護獸時,召喚它的人正正是自己一樣。

本來應該用黃生的“跟住去邊度”、“藍天”或諸如他在這次棟篤笑臺上間隔播放的各個有代表性的歌曲,錄影帶來做配樂,但我還是選了這首歌。

(“Is the only reason you're holding me tonight?

'Cause we're scared to be lonely...”

"Do we need somebody?

Just to feel like we're alright"

這次連開26場的封麥之作,將話題去到現時現實的最盡,令我聽出耳油,同時亦讓我滿懷感傷,黃生之後,大概再沒有人夠膽,夠清晰,夠合理,夠好笑,融合多重智慧地將當下種種現象講出來。

但也正因為此,他的封麥才封得理所當然。活在當下,有苦說不出,幸福不敢講,再講可能已是物是人非的無奈感,大概只有封麥才能對得住,才能繼續自己的一顆,赤子之心。

有人話這連日26場的“金盤𠺘口”是屬於,大陸那一邊的,香港人的狂歡,低調而又熾烈的。

實在太貼切不過。

大陸這一邊的我寧願沒有那樣深的感觸,也不至於在今日尾場進行時覺得如此神傷。

评论
©soo@ChILdw.forever | Powered by LOFTER